法甲

逍遥军医 第七十四章 翻滚

2019-10-12 22:4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七十四章 翻滚

这都不算什么。

中午时间刚过,接二连三的事情就让洗车行的工友们和巴克一起大跌眼镜。

首先是开会,这洗车行左右两家店都有一个特点,喜欢在街面上公开折腾事情。

美发厅那边尽是些染了头发,发型也稀奇古怪的年轻男女,却每天早上都要排队在街上跑步!

这在国内各大中城市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一件事情,巴克刚看见的时候还觉得挺不和谐的,看着那么另类的年轻人却搞这种跟军事化训练差不多的事情,最后也只能理解为这种美发厅是为了吸引眼球,就跟他们那花里胡哨的头上折腾差不多。

而地产中介公司就可能是出于对员工外向型性格的培养了,几十号人整齐列队在人行道上,轮流大声的出去宣扬销售人员那些营销至上的口号,的确是个对自信心跟表达能力的考验培养。

所以下午洗车工们就看见隔壁的销售人员们全都出来站在那一片广告看板的旁边,接着才是戴棒球帽的周晓莉昂首挺胸开始训话!

距离有点远,大家都没靠过去,但也能听见黑美人中气十足的讲话:“勤能补拙!以前我们花园路营业部的业绩只能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前一位经理的人品更是影响了我们所有同事的发挥,从现在开始,我希望能有一个完全崭新的面貌……”

巴克听了就觉得自己原本拉周晓莉去搞个小洗车店,可能才是耽误了人家的前程。

工友们就嬉皮笑脸的来给他恭喜:“巴哥,周姐现在可是店长经理了,你也算是经理家属了!”

“那不是得看巴哥是什么人!现在是人经理姐姐来吊着巴哥对不对?!”

“巴哥!你真是人生的赢家!”

“那是!你要真是个什么大老板有个漂亮姐儿那不稀奇,咱巴哥就是洗车,挽着的也是经理姐姐对不对?!”

“小巴,你都泡到隔壁的经理了,是不是什么时候也要来把我这洗车行给收购了?亏得我没有女儿!”

巴克就对跟着起哄的洗车老板呸!

但就算是巴克这样的男人,对训完话以后,笑眯眯过来给工友们撒了一圈烟的周晓莉,多少还是觉得有点虚荣吧。

特别是周晓莉还名正言顺的对洗车老板说:“志明呢,做事还是踏实,我们两家店既然挨着也是缘分,以后相互多照顾,一起多奋进,生意兴隆多往来……”

搞得洗车行的人都笑哈哈的喜欢学那个腔调:“志明呢……巴哥,嫂子真的太会拿捏了!”

是会拿捏,等快要下班,突然两部面包车开过来,跳下来不少男女老少,就拉开横幅,对地产公司破口大骂扔鸡蛋的时候,周晓莉自己断然打开中介公司的玻璃大门,毫不畏惧的迎面而上,带着她那特有的连珠炮骂声:“给脸不要脸了不是?陈康青的家属你们不知道陈康青干了什么事情,还要来公司闹事?!”

“我建议你们抬头看看那玻璃橱窗里面,几个正在拍摄你们的丑态!老子转手就把这些东西发到上,发给报社和电视台,是陈康青自绝于人民,看看老娘头上的伤,劫财害命,还想在老娘身上占便宜,没门!”

“我跟你们说,我就是正当防卫

,我就是要杀了那个人渣,那个狗日的让我喝迷幻药的东西不要脸……你们还敢到我家里去闹?谁给了你们脸皮这么闹的?特么的都是些脸皮长在屁股上,卵子挂在脑壳上的龌龊东西,我说世博会怎么没有把你们这些奇葩拉去参展……”

“人之初性本善!你们家里却出了个大坏蛋!你们知不知道?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才凑一起!”朗朗上口的破口大骂还颇有押韵,听不到一个脏字,可就是接二连三的让对面刚从下车来还有些气势的闹事者们还不起嘴!

想动手吧,十来个中介销售人员连忙跟出来围在经理的周围,保证了对方没法靠近周晓莉,给了这黑姑娘尽情发挥的空间,让洗车行跃跃欲试的洗车仔们和巴克一起目瞪口呆:“经理姐姐……”

好多人都一改之前的艳羡,过来同情的拍巴克肩膀:“周姐太厉害了吧,巴哥,你未来多半也是妻管严耙耳朵的命!”

“巴哥,你节哀顺变,以后我们跟美发厅的小姑娘联欢也不敢叫你一起了,小莉姐知道了,多半扒下一层皮!”

巴克真的是听得满脸抽抽。

周晓莉可是纯粹用一张嘴媲美他昨晚的一双拳头,可以说骂得对方欲死欲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跟她对吵,除了引来更多围观者,几乎都把街道堵断了,也没有伤到她一根汗毛一丝心情,反而越骂越带劲:“我们花园路营业所就是出了陈康青这么一个败类,各家各户的街坊邻居在这里都见证了,我!周晓莉,不过就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我做事对得起良心,靠的是自己努力,那不知羞耻的东西居然想用迷药弄昏我做不要脸的事情,我就是拼死也要拖个人下水,我是正当防卫!现在你们有种就来砸了我们营业部,我已经报警了,你们每个人也被拍照了,以后我们营业部只要出什么三长两短的事情,一定就是你们这些不分黑白的家伙搞的……你们跑不掉!”

真的,最后是警察到了现场,挨个记录这些人的身份证,把其中带头的两名家属还带到派出所去做笔录,剩下周晓莉双手叉腰,气质……嗯,怎么都说不上是倩影,因为那气势真的蛮彪悍的,就算是ol裙展现了女人干练的一面,也不至于干练到她这样的地步!

直到等下班时间到了,中介公司那边挨个拉下卷闸帘之后,周晓莉才站在了洗车行的门边。

还是那身黑色套裙,还是里面一件白色衬衫,依旧挂着那个黑色公事包,但脸上温婉的笑容,完全无法跟下午近似于冲锋陷阵的店长姐姐联系起来:“晚上志明带你们去帮我搬家,我们最后请大家吃麻辣烫!”

真的,工友们对巴克的遭遇简直就是在羡慕嫉妒跟同情多种情绪之间反复翻滚!

吉首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苏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保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吉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苏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