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TDSCDMA拖慢中移动中国争夺通信标准

2019-08-15 18:4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D-S自从诞生以来,一直在舆论的围攻下,诟病极多,国外企业当然不支持,为了保证自己的标准得到更广泛推广,这些企业在行动上对立,也进行了舆论的围攻。一些有国外企业背景,为国外企业的服务的咨询公司、相关服务机构,为国外企业说话,是很自然的。电信运营商对于一个成熟度不够,得不到国外企业支持的标准也多有疑虑,即使象中国移动某些员工也认为TD-SCDMA让其背了包袱,用负面的眼光看TD-SCDMA。这样的背景下,TD-SCDMA这个体系中公关能力,舆论控制能力又是极弱,没钱请媒体和专家们出国,也不能进行大规模的广告投放,舆论的弱势是很自然的。

  所以我们看到讨论TD-SCDMA时,能造出2000亿无法收回成本这样的谣言,同时花大力气纠缠专利数的多少这种枝节问题上,而完全无视通信技术标准的争夺是重要国家战略,是全世界所有大国都用来确实自己的战略地位,争夺产业控制权的重要力量。无视标准对于整个产业转换起的重大作用。我们看TD-SCDMA,必须要从大战略角度,看到它通过一个标准的奠定的基础,对于整个产业,对于整个通信格局的影响,而不是纠缠在具体的专利个数中。

  一、争夺通信标准是世界大国的国家战略。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把互联作为它的发展基础,这个过程,所以基于互联的服务器、路由器、CPU、操作系统都是由美国开发,也形成了以美国企业定义的事实标准。也就是整个互联的标准都是由美国企业进行定义,获利的也是美国企业。PC和互联行业那些最强大的公司英特尔、微软、思科、惠普、google这些公司都是美国公司,把持了世界互联的核心,也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第一代移动通信,也是从美国发端,最早由AT T和摩托罗拉公司开发,移动通信领域也是美国定义了基本标准,美国的通信设备制造公司摩托罗拉、朗讯等都是全世界最顶级的通信公司。

  移动通信有一个复杂的问题,就是需要使用频率,全世界各国的频率管理情况不同,所以必须需要有国际组织来进行协调,这也给全球的战略合作提供了机会。在第二代移动通信发展之初,全世界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都开始发力,希望用自己的标准来占领本国市场,同时向全世界推进,取得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第二代移动通信发展的时代,全世界最有实力的经济体为三大经济体,日本、美国、欧洲。日本搞了自己的标准PHS,美国的标准是cdma,而欧洲看到如果在通信标准领域要重演互联和第一代移动通信的结果,那全世界的经济发展核心都会掌握在美国的手中,欧洲成立了自己的标准组织GSM协会,提出了自己的标准GSM,整个欧洲不允许使用任何其它技术标准,通过国家行政的力量,推行了GSM标准。不仅如此,日本、美国、欧洲也都开始争夺中国,最后中国倒向了GSM,建起了全世界两张最大的GSM络,这个结果,导致GSM成为全世界的主流标准,而欧洲众多的通信企业迅速崛起,、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菲利浦、萨基姆都成为知名的通信企业,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日本和美国的通信企业在第二代移动通信时代,都开始衰落。

  第三代移动标准开始征集时,世界通信业界曾有一个基本思路,做一个标准,形成真正的全球通,这个时候全世界随着实力的变化,日本已经衰落,不但经济实力不够,它的人口无法支撑起一个单一市场,基本上被排除出通信标准的争夺的舞台。当时全世界只剩下两大实力集团,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欧洲争夺通信标准。这个时候中国已经在经济实力和技术实力有了一定的提升,但是中国其实还真不是有了非常多的积累,提出自己的标准,是基于SCDMA这样技术积累的基础上,但是我们的产业,尤其是移动通信产业其实还是非常不足的。这个标准能被通过为国际标准确实是有历史机缘。因为当时如果只做一个标准,美国要面对和强大的欧洲竞争,一方面欧洲是多个国家,尤其有德国、法国、瑞典这样的强国,又在2G时代有充分的产业积累,只做一个标准,必然是欧洲标准成为唯一标准。这样无法满足美国的利益,美国这个时候向中国靠近,以支持保留多个标准,换取中国也对美国标准的支持,最后的结果,全世界 G变成了三大技术准备,这三个标准,也是美国、欧洲、中国三大实力集团所推动。这件事非常清楚表明,争夺技术标准,一方面是需要技术的积累,更重要就是国家实力的较量,是利益集团进行国家利益争夺的博弈。

  中国能在第三代移动通信中提出自己的标准,并且能获得通过成为国际标准,这是中国政治、经济、技术实力提升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历史的机缘。

  十年前,我曾经采访时任中国移动总工程师的李默芳女士,作为中国移动的领导,她非常清楚,TD-SCDMA一个中国提出的标准,也得不到国外企业的支持,以我们自己的技术实力要很快提供成熟的设备,保证运营商正常使用,是有很大难度的,这个意义上,她并不希望中国移动成为TD-SCDMA的运营商。但是说到2000年5月,要ITU的会议上,TD-SCDMA经历了艰难曲折,终于通过为国标标准时,她对着我照相机镜头泪流满面。因为这样的老科学家经历我们没有自己的工业,没有自己实力的屈辱历史,今天这个标准的通过,是中国战略争夺的重要一步。

  1998年6月 0日,是全世界 G标准征集的最后一天,此后,提交的任何标准,不能进行讨论了,更别说能成为 G标准。但是通信标准就是一个大国的博弈工具,美国克林顿时代,民主党政府是支持高通的,为cdma进入 G起了巨大推动作用。Cdma2000也成为了 G标准。但是到了共同党时代,小布什担任总统,共和党更支持和共同党和深厚关系的英特尔,这时英特尔也领头推动wimax技术。这种背景下,美国逐渐放弃cdma2000的支持,把wimax作为发展的重心,一方面通过政治压力推动美国运营商上马wimax,另一方面逼迫全世界制造商也加入wimax研发与生产队伍,这导致了北电卖掉了所有其它技术,全力研发wimax,而台湾也投数百亿美元在wimax研发和生产上。2007年10月19日,在 G标准征集停止9年之后,美国通过政治压力,硬是把wimax变成了 G标准。但是结果是令人遗憾的是,wimax其实是真的存在技术缺陷,虽然美政府这样大力支持,运营商也进行了大面积的部署,但是由于技术问题不得解决,最后导致这个技术的全面失败,北电因此倒闭,台湾众多企业遭受了巨大经济损失。

  而在面对wimax的发展过程,以爱立信为首的欧洲企业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在的标准发展相互进行了支持,最后的结果,当的标准通过并且进行实际的络部署时,美国的标准基本被边缘化,TD-LTE和LTEFDD成为全球的主流标准。这个过程,美国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遭到了致命性的打击。在4G的时代,如果美国不是在以苹果为代表的终端,在android和ios为代表的操作系统以及移动互联业务和高通的芯片产业上形成突破,在移动通信设备研发、生产、制造领域,美国因为丧失标准的掌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通信标准是大国必争之地,一个大国政府在这方面不作为,才是真正缺少战略,才是真正不顾国家利益。

监管处罚
海尔冰箱
北京生鲜食品E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