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协管员开停车告知单被指越权车主申诉无门

2019-08-14 17:2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公章上写着:西城交通支队广安门大队,西城区红莲南里 号。

日前,记者接到了一位北京市居民的投诉

4月1日早7:50,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宣东大街的陈女士匆忙出门准备上班,发现自己停在小区楼下路边的车上贴着一张 罚单 ,出具单子的时间是7:27。陈女士很诧异,一直以来,自己的车晚上都是停在这里的,早上9:00之前从来没有被贴过罚单。

交通协管员开具 停车记录告知单

陈女士仔细看过,发现这张 罚单 和以往的不一样,不是 违法停车告知单 ,而是 北京市交通协管员道路停车记录告知单 。陈女士心想: 这是罚单么?什么时候协管员也能开罚单了?而且,即便是正规罚单,车主还有申诉的权利呢,可这张单子上并没有写明联系电话,如有异议,到哪儿申请复议?

揣着满腹疑问,4月1日下午,陈女士来到告知单上所写的 西城交通支队广安门大队西城区红莲南里 号 。但这个院子外竖立的道路指示牌上依然写着 宣武区交通支队 ,而西城区与宣武区早已合并为西城区。

陈女士问大厅咨询台的民警, 停车记录告知单 和 违法停车告知单 是一样的么?陈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咨询台负责接待的民警对此没有进行解释。而 小时之前陈女士在网上看到的新闻表明,交管部门对此的解释是,协管员开具的 告知单 只是作为交警核查违法停车的根据之一,待交警核实后才出具正式罚单,协管员贴 告知单 只是行使一种举报权。

谁来履行告知义务?

陈女士又问接到 告知单 的原因,她被告知,按照北京市道路停车收费新规定,从4月1日起,小区周边允许停车的时间段从原来的晚7点早9点改为晚上6: 0到早上7点,除此时间段外,停车都是违规。陈女士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这个新规定,想看看相关文件,民警告诉她可以去看电视新闻,而且现在宣武、西城两区合并,领导都去西城区办公了,想看文件只有去西城。

陈女士告诉记者,一个行政执法部门如果改变一项执法措施,至少应该履行告知义务,比如在小区周围张贴公告等,但她后来特意在小区里外走了一圈,并没看到有此类通知。

申诉无门

咨询至此,陈女士认为自己需要申诉,大厅的咨询台建议她到执法窗口问问。于是,陈女士领了号排队。可是,排到她时,刚开口说第一句话,窗口民警便回复: 去104值班室问。 陈女士又来到104室,谁知里面坐着的民警说: 我是管装备的,不是值班人员,你去广安门大队办公室问吧。

陈女士又去找广安门大队办公室,她刚走到办公区的玻璃门,便被一名保安拦住: 这里不能让你进去,想进去,得找里面的人接你。 陈女士说,她也不知道找谁,怎么让人家来接呢?双方僵持不下。

陈女士只好拨通交通执法热线电话122查到广安门交通大队的值班电话,陈女士连续拨打十几次,都是无人接听,只好又一次拨通122人工咨询,接线员给了她一个 西城交通支队行政复议部门 的地址和电话。

等陈女士开车赶到位于西城区赵登禹路的西城交通支队,已经是下午5点,工作人员下班了。值班室的人让她第二天早上8: 0以后再来。

我也不知道我们大队在哪儿

第二天周六逢调休上班,陈女士请了假,9点多就打车到了西城交通支队,这一次倒是顺利地找到了负责交通申诉的工作室。

我是西四大队的。 工作室的民警告诉陈女士: 单子上盖哪儿的章,你就到哪儿去找,你要找的是广安门交通大队。

可是我去了,那边没人管啊! 陈女士又去了西城交通支队负责行政复议的办公室,其负责人说, 你还没有接受处罚,这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这样吧,我再给你查查广安门大队的地址、电话。 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注意到这位负责人打的电话是内部号码,不过,内部查询的结果显示,广安门大队的地址仍然是红莲南里 号。也就是说,电话号码也还是陈女士昨天通过122查到的那个。陈女士试着又打了半个小时,依旧没人接听。

截至发稿时,记者亦拨打该电话号码多次,仍无人接听。

陈女士又打车回了红莲南里 号,咨询台换了一位民警,这位民警告诉她,广安门大队是在这里,但是因为宣武和西城两区合并调整办公室, 我现在不知道大队负责 单子 申诉、复议的办公室在哪儿,也不知道怎么找,你还是去问问执法窗口。

重复了前一天的 流程 ,陈女士又到了该大队值班室,正好遇到一位归还装备的交警,他告诉陈女士: 我就是广安门大队的,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们大队在哪儿。

此时,陈女士已经无力再奔波了。她的疑问很多,夜间小区周边道路允许停车本意是为了方便居民,为何要将时间段调整到早7点之前呢,这个时间绝大多数上班族还没到出门上班的时间,这种不人性的做法何谈方便居民?西城、宣武合并有很多琐碎麻烦的事情,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有人贴条却没有人负责接待申诉呢?至今也没有相关人员联系她 核实 停车状况,这张 告知单 会不会变成 罚单 ?

4月7日晚,陈女士特意上网查了查自己车辆的违法状况,发现自己的车还没有违规停车的记录。

这张 告知单 结果如何,不得而知。截至记者发稿时,事情仍无进展。 

单纯依靠罚款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北京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 卫爱民

交通协管员 张贴违法通知 具有合法性。《北京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第七十八条第四款规定,市和区、县人民政府组建的道路交通安全协管员队伍,协助交通警察维护道路交通秩序,劝阻、告知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据此,笔者认为,北京市委托交通协管员张贴违法通知有法律依据,是合法行为。

众所周知,北京市的汽车比较多,市民停车难,交通警察警力有限。如果不委托交通协管员张贴告示,交警管不过来。于是,为了制止市民违章停车,只好委托交通协管员贴违法停车告示。由此看来,这是一种委托行为,但不是完全独立的委托执法行为,因为只是一种违法告知行为,不直接发生纠正、处罚违法行为的法律后果,当然,也不能代替交通警察作出行政处罚。

进一步分析会发现,也不能完全排除协管员 贴单 行为中含有执法因素。比如,拍照行为便是一种调查取证。究竟让交警独立调查、处罚,还是可以由其他力量协助调查来维持交通秩序,哪种方式更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这需要有关部门综合考虑。

但笔者以为,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要保护的是什么样的公共利益?就本话题而言,北京市当前的问题是,如何统筹解决交通拥堵和停车难问题?两者都要兼顾,在解决交通拥堵的同时,要切实安排好市民的停车问题。单纯依靠罚款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

执法程序岂能儿戏 

山东政法学院副教授 李克杰

一张 停车记录告知单 ,换来陈女士一整天的奔波。其间,由于两区合并造成的执法部门办公地点的变动,陈女士被相关窗口的人员像个皮球似的踢来踢去,最终也没找到受理投诉的部门,只能揣着无奈的心情、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等待处罚。

在无限同情陈女士遭遇的同时,我们不难发现,在这个案件处理中,交通执法部门已经严重偏离了道路交通执法的正常程序,只考虑如何方便自己执法和管理,而未考虑执法对象如何行使和实现法律赋予的相关权利,实际上把执法程序当成了儿戏。可以说,在执法程序上问题 一大堆 。 

首先,协管员向汽车粘贴的 道路停车记录告知单 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法律文书,协管员 贴单 行为又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法律行为,应当有一个明确而合理的解释。有人说协管员行使的是 举报权 ,也有人说是 取证、告知权 。不同的权利性质不仅关系到协管员 贴单 行为的法律后果,而且也直接决定 告知单 本身的法律性质和意义。

如果协管员行使的是举报权,那么,有两个问题必须解释清楚:一是 举报材料 是不能直接用做执法证据的,必须经过执法人员的依法审核,调查核实。但是,交管部门是如何进行审核、调查核实的,什么时间、通过什么方式核实的,公民有权知道。二是执法机关能否雇人 举报 违法行为,执法机关雇人进行的举报, 秘密 收集的材料,能够保证执法的公正性吗?

如果说协管员行使的是 取证、告知权 ,就会遇到明显的法律障碍。众所周知,交通协管员没有执法权,而 取证权 恰恰是执法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从 道路停车记录告知单 上可知,协管员的 贴单权 源于《北京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第七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那么这个条款能成为协管员 贴单权 的法律依据吗?

笔者认为恰恰相反。因为依据上述条款得出的结论是,交通协管员的法定职责是 协助 交通警察进行工作,自身没有执法权, 告知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 也必须是交通警察 依法认定 后的告知,而不是 自行认定 后进行告知。同时,既然是 协助 ,也就意味着协管员无权以自己的名义进行交通违法行为告知。而现行的 北京市交通协管员道路停车记录告知单 却是以协管员个人的名义直接告知车主,违反上述规定无疑。

协管员角色定位不清,必然造成 告知单 性质模糊,而 告知单 的法律文书性质模糊,必将进一步造成执法程序混乱,让执法对象不知所措,执法对象遭遇投诉无门、被踢皮球,也就不足为怪了。除此之外,在这个案件中,执法机关在执法过程中严重忽视对执法对象的权利保障,缺乏起码的人性化考虑,决不能把责任简单地推给两区机关合并。其深层问题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个别执法机关仍未将执法程序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来。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不能吃什么
术后血栓的症状
肩颈背部酸痛怎么办
便秘治疗方法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