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新婚夫妻乘摩的遭车祸肇事司机掏出1元赔偿

2019-07-14 01:5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婚夫妻乘摩的遭车祸 肇事司机掏出1元赔偿(图)

刘父给儿子捏腿刘建生在北戴河照的婚照  被黑摩的毁灭的新婚   新婚夫妻乘摩的遭车祸 新郎一生将难离轮椅   一对在北戴河拍完婚纱照的幸福新人,只因在回家的路上登上一辆黑摩的,就付出惨重的代价。摩的与一辆大货车相撞,新郎刘建生二级伤残,这一辈子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新娘头皮上缝了几针,留下了疤痕。房山法院近日审理了此案,判两个肇事方赔偿刘建生164万余元,但摩的司机没钱赔,而大货车车主表示要提起上诉。  此案宣判时,由于路途遥远,出行不便,刘建生未能出庭。昨天,本报驱车150公里,来到河北定兴,专门采访了刘建生一家。  黑摩的毁了一对新人  刘建生的家位于定兴县张祖村,距京石高速定兴出口不远。到他家时,院里堆着刚从地里收割回来的小麦。刘父指着小麦说:“这些小麦晒干后要卖掉,估计能卖四五千块钱,好去给儿子买药。”为给刘建生看病,刘父已经花了40万元,其中借债20多万元。  刘父是个长得很敦实的庄稼汉,只会种小麦、玉米,农闲时出去打份短工赚点钱。他用毕生的积蓄,盖了几间平房,其中就有刘建生的婚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抱上了孙子或孙女,但是,一辆黑摩的,彻底改变了这个家的生活轨迹。  坐在轮椅上的刘建生只对胸部以上的部位有感觉,胳膊能稍微动点,但手指不听使唤。这位年仅23岁的小伙子,去年5月3日和处了半年的女友领了结婚证,5月7日去北戴河拍婚纱照,拍完外景,在回到定兴县城时,他俩坐上了一辆黑摩的。  “县城到我们家也就10里地吧,当时坐摩的也不是图便宜,其实我们这儿的摩的比出租车便宜不了几个钱。”刘建生回忆说,他和妻子站在路边,先过来一辆摩的,于是讲好10元的价格。俩人上车后,兴高采烈地聊着一个月后的婚礼该如何筹办。然而,在经过一个五岔路口时,摩的与一辆大货车发生碰撞。  刘建生说:“摩的是封闭的,外面的情况我们根本不知道。撞车后我就失去知觉了,等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车里,还听到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然后见她被甩到车外了。我想伸手去够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了,手脚和腿都没有了知觉。”  刘建生被送到北京的大医院进行手术治疗,遗憾的是,他的伤残程度颇为严重。年轻的小伙子性格开朗,他和开玩笑说:“我和体操明星桑兰受的伤是一样的,不过我失去知觉的部位比她的还高,桑兰十多年了还没站起来,估计我也没希望了。”  摩的司机掏出1元赔偿  在采访的过程中,刘父不停地为儿子按摩。他每天早、中、晚都要给儿子捏两小时,以防止肌体退化。把刘建生从北京的大医院接回家后,由于刘建生出车祸这一年来,体重增加到180斤左右,刘母早已抱不动儿子,刘父只好天天呆在家里伺候儿子。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已没时间出去赚钱了。  刘父掰着手指头给算账:在北京治疗6个月,连做手术带康复治疗,花了40万,除了大货车车主支付的15万元,其余钱全是借亲戚的。现在没钱了,800元一针的治疗神经的针剂不敢用了,30元一盒的防止痉挛的药,一天应该吃6片,现在只能吃1片了。为了省钱,刘父舍不得直接到药店买药,改为找那些“药贩子”,从其他病人手里买半价的“二手药”。  然而,向肇事方索赔却非常艰难。出事之后,经交通队认定,摩的司机和大货车司机分别对事故承担50%的。但是,两个肇事方却从未来医院或刘家看望过刘建生。刘父说,在交通队里曾见过摩的司机,摩的司机承认有错,但就是说没钱。后来说急了,从兜里掏出1块钱说:“你看,我就这1块钱,你要就拿走。”而大货车车主先期支付15万元医疗费、得以从交通队拿走车后,就再也没给过钱。  刘家到房山法院起诉(注:车主为房山区人),把摩的车主、货车车主、保险公司告到法院,索要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200万元。  肇事者还想开摩的赚钱赔他  房山法院审理查明,刘建生的伤势构成了二级伤残,护理程度为完全护理依赖。根据交通队出具的认定书,摩的车主与大货车车主对此事故各负一半,因此确定二被告在保险限额外平均分担此次事故的赔偿数额。  法官介绍,车祸发生时,刘建生年仅22岁,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他的伤残赔偿金、护理期限应按照20年予以计算。由于刘建生胸部以下部位感觉减退,将长期瘫痪在床,给其自身及家人带来了无限的精神打击,据此法院酌情确定被告赔付其5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据此,房山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摩的车主、大货车车主共赔偿原告刘建生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164万余元。  “我觉得法律规定的太不合理了。我的护理费是按一天100多元算的,一共算20年,但我今年才23岁啊,20年后我才43岁,我怎么办?而且赔的这些钱,刨去已经花的医疗费,实际能拿到手的也就40多万。”刘建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但是,对方却认为赔的太多了。由于大货车上了交强险,保险公司能赔约20万,然后货车车主和摩的司机各赔70多万。货车车主提出,刘建生的媳妇每月工资只有1800元,护理的工作就应该让她媳妇做,因此法院判的每天100多元的护理费太高了。货车车主提起上诉,市二中院已经受理了上诉。  据了解,货车车主曾和刘父协商,只要把赔偿额降低11万,就立刻赔偿,但刘父不同意。货车还上有商业险,在保险全部赔偿后,货车车主自己赔付的金额估计在20万。  而摩的司机年近40岁,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其家在十多年前曾办过汽水厂,并在当地率先盖起二层小楼,比刘家强多了。但近年家境变差,只好开摩的赚钱糊口。在此案宣判时,摩的司机曾说:“我现在没钱,但我愿意把以后每月开摩的赚的钱,拿出一半来赔偿。”  整治黑摩的任重而道远  刘父说,定兴县城有很多黑摩的,自从儿子出事,他见了摩的都绕着走。其实,北京的黑摩的也非常多,由此引发的交通事故也不少。2005年到2006年上半年,北京黑摩的在一年半内夺命65条。去年上半年,北京黑摩的发生交通事故42起,伤46人,造成5人死亡。  为什么摩的发生的交通事故多呢?据了解,为了拉客,“摩的”都加装车篷、增加后座,改装车底盘小、车身高且宽,后轮距窄,车辆重心提高,转弯时容易翻车。去年7月北京警方启动了治理“黑摩的”的“脉冲”专项行动。据统计,去年全市共查扣各类“黑摩的”2.5万余辆,查处非法运营人员2.8万余人,解体各类车辆8600余辆。  黑摩的多年来屡禁不绝,根源还是有市场需求。一些居民区离地铁站走路太远,打车不划算,又没公交车,虽然摩的不安全,但居民们也没别的选择。  据悉,朝阳区准备在望京等10个街道推广社区摆渡车,预计开通55个社区70余条小区摆渡线路,“招手上车,就近下车,票价1元。”如果摆渡车越来越多,相信黑摩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本版文字摄影 杨昌平 J161  夫妻婚事前景堪忧  提起新婚妻子,刘建生说:“刚开始每周都能来我家,后来就少了,现在都俩月了还没过来。”刘母叹口气说,在农村,领结婚证并不算正式成婚,只有办了喜事,才算结了婚。因此,儿媳妇来得少了,刘家人也理解,毕竟这一年来,人家并没有提出分手之类的话,一直给予刘建生精神上的支持。刘父说:“如果人家提出来,我们是没意见的,人家还年轻,我们不会挡人家的路。”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后怕,坐上黑摩的,是终身后悔的决定。”刘建生回忆起往事,眼圈都红了。出事前,他是保定一家数控机床厂的工人,平时性格外向。如今,天天坐在轮椅上让父母伺候,偏偏两代人的共同语言又不多,漫长的日子如何打发?于是,刘父节衣缩食,买了一台电脑回来。从此,刘建生的堂弟就经常过来,堂弟每次来,刘建生都特别兴奋。他会让堂弟打开电脑,点开他喜欢看的页。他还会让堂弟玩他喜欢玩的游戏,虽然他只能在旁边看着,但这种乐趣,正是他曾经拥有的。  刘建生的里,存着夫妻俩的百余张婚纱照,这是摄影公司在得知他的遭遇后,专门给他拷过来的。他让打开,然后他看着婚纱照,再次说:“真后悔坐上黑摩的!”

淘宝seo排名优化的几个误区
怎么做微店
怎么加入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