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炎武战神 第514章、暴杀

2019-10-12 23:1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514章、暴杀

夜鄷王怒火冲冠,双目赤红,第一次遭受如此奇耻大辱,手中血妖镰一横,满脸暴戾的说道:“本王虽然万万沒有想到你的底牌会是仙力,但很可惜,仙力虽然让你实力大增,本王的实力确实远不如你,不过,以你的修为,想要完掌握仙力并不容易,而且就算是你能掌握仙力,但也支撑不了多久。”

夜鄷王不愧是yin险,竟然那么就冷静了下來,甚至还看出了凌天羽的弊端,强行使用仙力确实不是那么容易a控,虽然凌天羽现在一身充满了强大的仙力,但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刺痛着。

凌天羽脸e一凝,冷声道:“是的,你说得沒错,但很可惜,杀你这是沒有问題的。”

轰,~~

一声巨响,凌天羽浑身一震,恐怖的仙气滚滚荡袭,空间暴动扭曲,整个洞府摇摇y坠,飞石四处溅“桀桀,其实你面临的大威胁,并非是本王而已,你有底牌,那你就认为本王会沒有底牌吗。”夜鄷王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脚底下墨黑的气息隐隐释放开來,结界内充斥着邪恶之力,杀气森森。

但看得出來,夜鄷王的神情显得很痛楚。

凌天羽紧握魔刀残剑,滚滚的仙力涌注。

突然。

夜鄷王怒嚎了一声,身上气息骤然巨变,身后一尊上古凶神展露出來,彷如地狱中爬出,张牙舞爪,露出狰狞万分的表情,yin森森笑脸给周围上了yin森之意甚是恐怖。

“血祭,妖神护体。”

夜鄷王沉雷一喝,周身邪气旷荡,就如狂暴的海a,四处肆虐,妖邪之气比强盛,整片空间变得奇比的森寒。

身在远处的众人,看到如此邪恶诡异的一幕,特别是夜鄷王身后的那尊凶神出现的时候,不禁瑟瑟发抖,那绝对不是属于人间的气息。

夜鄷王满脸凶戾之e,面容丑陋的扭曲,一手高举血妖镰,对着凌天羽狂笑道:“哈哈,人类小子,你有仙力护身,本王有妖神护体,孰胜孰死,这还未定。”

“这正好,你若是实力太差的话,我还杀得沒意思呢。”凌天羽不屑的应道,虽然夜鄷王的妖神护体很强,但比起仙力还是差了许多。

对付夜鄷王,足矣。

“喝,~”

凌天羽大喝了一声,一股股浩浩荡荡的力量席卷而出,气场的力量急剧攀升,瞬间达到一个临界点,磅礴的力量,如波涛汹涌,犹如屹立不倒的巨山,抵御着重重的邪气,凌天羽满脸傲e,战意盎然。

轰,轰,~~

地面疯狂的震动,一道道如剑痕般的地层,犹如玻璃破碎般的龟裂蔓延,漫天的狂石在飓风中飞旋,呼啸的飓风,犹如鬼哭神嚎。

邪气,仙气。

两人的气势不断的攀升,铺天盖地,充诉整片空间,两人气势不相示弱的碰撞挤压,扭曲中的空间直接被两人的气势给冲破了一个个大窟窿,并且速的消散着,两人的气势依然持续不断的增强着,都在酝酿着强的一击。

当两人的气势都攀升到顶点的时候。

骤然,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天怒喝,声响震天,犹如一声炸雷轰然响起,震耳y聋。

紧接着,只见一道绚丽的仙光和邪恶比的血芒在以闪电般的速度,沿着彼此相对的轨迹,相撞而去,刹那间交错而过。

原本众人以为,两人这一击的对碰绝对是惊世骇俗,地动山摇,但就在两道光痕相击的那一瞬间,却是诡异的一片风平浪静。

时间,仿若静止。

空间,刹那凝固。

停顿了几分。

突然啪啪得一声声碎裂之声,以光痕为中心的交点之处,一根根树藤般的空间裂缝破裂了开來,裂迹不断的扩张蔓延。

蓄压已久。

终于“轰”得一声爆发,整片空间破碎,海啸般的劲流,横扫四周,身在远处的众人只觉双瞳一暴,止不住纷纷惊叫了一声,一道道人影被掀飞了出去,七零八落的坠落在地,漫天狂尘飞石,刺眼的光华,瞬间掩盖了所有的视野。

恐怖。

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两股力量的对碰,完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若非黑风域的空间强度比外界要强许多,若不然的话,两人这一击起码能将数座城池瞬间摧毁,方圆百里绝对会变成一片死亡荒地。

而在混乱的气息之中,凌天羽脸e发白,嘴角边溢出鲜血,血管似乎爆裂了不少,身上渗出了不少的鲜血。

正如夜鄷王所说,仙力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控,凌天羽也知道仙珠的力量对于现今修为來说太过逆天,所以凌天羽的父亲也特别提醒过,在修为不强的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动用仙珠,而且只能使用三次,每一次在一定时间内绝对不可以再使用第二次。

所以,凌天羽为了能够杀掉夜鄷王,真的是拼命了。

但令凌天羽咋舌的是,一道血淋淋的身影朦胧间在混乱的气息中显现了出來。

沒死。

夜鄷王竟然沒死。

凌天羽要喷血,双眼直盯盯的循着那道身影望去。

当那道身影完显现出來的时候,凌天羽却是彻底的惊呆了,这绝对是凌天羽所见过诡异的一幕,恐怖的一幕。

是的

夜鄷王确实沒死,但却足以用惨不忍睹來形容。

一张脸,只剩下三分之一,只能看到一张嘴与鼻子,整颗脑袋被削了一半,恶心的在那一半血浆之中,一颗圆溜溜的赤红眸子黏在了血浆中,正怒视着凌天羽。

而夜鄷王的身体,是恶心万状,整个身体被破了一道道的血窟窿,里面的五脏六肺和肠子都露出來,还有那一排排参差不齐的骨骸,两腿一手也断了,只剩下一只手在死死的握着血妖镰,身血淋淋,想不明白为何这样还能活着。

凌天羽胃里阵阵翻滚,恶心作呕。

远处的众人狼狈的纷纷坐立起來,远远望去,便见到依然存在着两道人影对峙,虽然他们看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个状况,但让他们觉得糟糕的是,夜鄷王竟然沒死。

反之,凌天羽身上的仙气消失了。

“天羽···”紫霜的心紧揪着,怀中的小雪熊眼神不知不觉的突然变得犀利了起來,冷冷的锁定着远处夜鄷王的身影。

众人则是纷纷瞪大了双眼,夜鄷王与凌天羽的后胜败,将决定后的战局。

此时。

身鲜血淋淋,千疮百孔的夜鄷王,黏在血浆的眸子怒视着凌天羽,狰狞yin狠,羳红的鲜血,不断的在身上横流。

只能说,太狼狈,太惨了。

“人类,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底牌。”夜鄷王怒然道,杀气冲天,一阵阵强劲的邪光,化为形的劲波,压向凌天羽。

“噗嗤,~”

凌天羽口吐鲜血,连退了好些距离,但神态依然保持着冷漠与高傲,但体内的状况却极差,在动用完仙珠之后带來的后遗症很强,体内的气流在体内混乱四窜,若非凌天羽已经进阶到了天火真体,或是得趴上一个月了。

但凌天羽并不惧怕,夜鄷王虽然沒死,但也是身负重伤,半死不活的也只剩下几口气而已,而且夜鄷王的修为也是大降,仅仅只有真武境层次的实力。

随着,凌天羽冷视着夜鄷王淡淡的笑道:“呵呵,怎么,你这半死不活的,我想你现在是想要拉我做垫背吧。”

“垫背,本王是要将你碎尸万段,还有你庇护的那些狗杂种,本王会狠狠的撕了他们。”夜鄷王发狂的骂道:“你这混账东西,就先偿命吧。”

嗖,~~

夜鄷王身化血光,面e凶狠,怒持血妖镰,疯魔般的朝着凌天羽冲杀而來。

凌天羽浑然不惧,挥刀迎挡。

嘭,~~

一血一黑芒光碰撞,宛如激光一般,向着四周激散开來,呼啸而过,划破虚空,漫天狂劲肆虐,凌天羽重重被震飞了出去。

“天羽。”

“天羽兄弟。”

······

远处的众人不禁大呼,想不到情势会如此逆转。

凌天羽稳定住了身形,嘴角流血,但神e冷酷比,对于现在变得跟疯子沒差别的夜鄷王,凌天羽根本就不需要惧怕。

“你沒机会了。”

一声怒吼,凶狞的夜鄷王又冲杀了过來,腥红的独眼,充斥着可怕的凶煞之气,沾满腥血而不完整的嘴牙,露出了得逞般的笑容。

咻,~~

一道血芒直冲,凌冽的直袭向凌天羽。

众人集体双眼扩张,死死的盯着那血芒。

就在如此危机的时刻,凌天羽竟然笑了,笑得如此的诡异。

夜鄷王也注意到了,但在这时候,他不认为凌天羽还有什么底牌。

“死,~”

夜鄷王狞喝道。

可突然间,夜鄷王感觉到了一股恐怖而极其邪恶的剑之气息蔓延而來,一颗独眼惊愕的都要爆了出來,因为这股剑气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死亡和恐惧的感觉。

“剑灵,疾,~”

凌天羽大喝了一声,一道血e剑体从体内突然迸出。

剑灵第三阶段。

真武境层次中,如果毫防备的话,恐怕很难抵挡。

咻,~~

如破空般的强横剑体,瞬间击破夜鄷王的攻势与防线,只见一道冷冽的寒芒如闪电般的划开,夜鄷王胸口开花,血液狂溅,胸口里赫赫被破开了一道巨大血洞。

夜鄷王惊恐绝望的瞪大了双眼,浑身抽搐,极度的不甘心,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在凌天羽的体内还潜藏着如此可怕的剑气。

嗖,~~

凌天羽闪身逼來,居高临下般的藐视着夜鄷王傲然道:“酆哥,实在是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的底牌并不是只有一个,黄泉路上,我就不送了。”

噗嗤,~

凌天羽魔刀猛刺,一具血淋淋的妖婴挑了出來,脆弱的灵魂意识狠狠的被凌天羽的灵识抹杀,然后凌天羽又狠狠的将残血剑扎入夜鄷王的体内。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夜鄷王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

远处,众人瞠目结舌,还以为是错觉。

这转变实在是太,太让人意外了,实力强大的夜鄷王,竟然就这么被凌天羽给秒杀了。

成都中科生殖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贵不贵
成都中科生殖医院专家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如何走
成都中科生殖医院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