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重生成触手怪 第十四章 触手流

2019-10-12 19:1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十四章 触手流

那札特学院,校长室内,比卡里面对着校长,保持沉默。

“莫非你在生我驱逐林妍的气?”校长说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将处分降低,这是我能做的最大努力。”

“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为难而已。”比卡里老师合上他独有的一只眼睛,说道,“我们的实力你也是知道,十二年前,我们那些人都是勇者的资质,连第五层都过不了,毕竟对手是英雄的资质啊,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没有臣服已经不错了。哎,难得出现一名具有英雄资质的学生,却被你退学。十二年来,我们为了修补那次的错误,付出那么大的努力,为什么你还想再进入一次黑暗之塔呢?”

“因为上一年太平静了,我心中的不安感在加强,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壮大着,如果没有那件宝物的话……”校长由于激动,语调升高,然后又降低下去,“都怪我……”

“算了,你也不用太过于自责,这些年我们只要一听到风吹草动就立刻行动,可能是暂时被我们消灭干净了吧。”比卡里安慰校长。

“希望如此……”校长说道,“谢谢你一直为此事操心。”

“不,我内心也不够强大。现在我一想起遇到圣英骸的感觉,还会发抖。”比卡里说道,“魔法可能会不停变强,可是勇者的资质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动用那件宝物,最起码需要勇者的资质。”

“即使与男校那边的具有勇者资质的老师集合起来,也不足十二年前那组那么强大,看来这次计划已经判了绞刑。”校长看向窗口,感慨的说,“我们只有祈祷他们不会将这个世界带入黑暗之中,或者……”

“或者什么?”比卡里问道。

“我没有勇者的资质,所以上次的行动没有参加,比卡里,你能告诉我勇者的资质和英雄的资质有什么不同吗?”校长转移了话题。

“如果勇者的资质给人产生了信任而服从的感觉的话,那么英雄的资质是崇拜而臣服。”回忆不堪回首的事情,比卡里沉默了良久,缓缓说到。

“那么在这两者之上的‘救世主的资质’到底是怎么样的东西呢?”校长轻声说道。

“那只有神才知道。”

……

地球。

张于正在接受审讯。

“你不要紧张,验尸报告已经出来了,你的同伴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没有出血迹象,没有受到电击的痕迹,甚至器官和大脑完全没有受到伤害,仅仅是轻微的擦伤,心脏也没有问题。医生说,这种死法简直就像灵魂直接被抽走一样。所以我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只是想找你做点口供。”

“哦,谢谢。”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张于还是难免紧张。

“你看起来很紧张,这样把,我们先随便聊聊,你能告诉我,你对死者是怎么样的印象?”

“好色,单细胞,猥琐,妄想狂,重口味。”张于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贬义词。

“……那他就没有可取之处吗?”

“可取之处?嗯,以上是他平时的状态,如果他认真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张于想了一下,说道。

“打个比方吧。”

“例如2012年来了,他认真起来的话,可以帮你弄到船票,不对,不对,嗯……会自己做个山寨方舟?嗯……或许直接把洪水击退更加贴切些……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张于想想了,说道。

“你说的是奥〇曼?”

“哈哈,开玩笑了,这种事情人类怎么能做到!”

审讯现场一下子轻松起来。

……

这个到底是什么生物,全身散发着恶臭,直接用魔法弄死它吧。梅杜思不假思索,对楚守使用了风绞。这个是气系魔法最残忍的魔法,足够强的话,能将人绞裂成碎片,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遗憾的是,楚守的体质魔法免疫,冲过风绞直接给那怪物刚做过美容的脸划上几道血痕,还有涂点恶臭的脏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风绞没有效……”梅杜思一摸自己的脸,发现除了恶臭的黑乎乎的恶心物意外,还有微量的血,脸上有几丝痛楚,发怒起来,“可恶的东西!居然把我的脸弄伤了!我要杀了你!!碎尸万段!!”

说着,十指不断伸长,指尖变成如钢锥般的尖锐,而且手指的关节关节消失,可以随意扭动。

就是用这东西杀了那名少女么?原来这家伙和自己是同类啊,只是她属于欧美系的触手怪。别以为是同类就放过你,不会怜香惜玉的东西

虽然开始能伶俐地躲过怪物触手凌厉的刺击,但楚守已表现疲态。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英雄无敌3里用一级的农民去砍泰坦那么吃力。而且对手速度越来越快,自己无论体力还是动作,都已经出现了极限,可恶。

不过哦,楚守可是有着必胜的信心。试试这招怎么样?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混蛋,你果然不经常使用触手的身体吧?

按照楚守的移动,梅杜思不停地用手指追逐着这可恶的恶心的小东西,然而,等她发觉的时候,触手已经缠绕在一起了,只得停下来使劲地挣脱。

哼哼哼,白痴!想和我比触手流,你还早一百年呢!!楚守见机,沿着她的手指一直冲到她的脸边,触手伸出来

,以她两臂为支点,狂揍着这个连大便都不如的家伙的脸。

才揍了几下,突然感觉到什么不妙,楚守急忙闪开,太迟了,他忘记梅杜思杀害少女时候用的武器——舌头。

不过楚守看来不算太糟糕,虽然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可是总算没致命。

“可恶,脏死了!是什么东西,好臭!”梅杜思不停地从口中吐出唾液和黑色的污物,实在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自己才会使用舌头攻击这只又臭又脏的东西,现在搞得自己都觉得嘴里恶心。

看来要进行第二轮了,真是麻烦。自己受伤,对手的战斗力并没有削弱,即使再这种状态之下,楚守依然觉得自己占据优势,不知道他是头脑简单还是本性如此。

肇庆白癜风
淮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辽宁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肇庆白癜风好的医院
淮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