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醉汉砍死1人伤3人后遁入山林

2019-10-09 18:1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醉汉砍死1人伤3人后遁入山林

砍死一人,砍伤三人,醉汉手持一把杀猪刀,遁入山林……这一幕发生在10月12日,宁德市周宁县七步镇苏家山村。 醉汉手中的那把刀,血刚刚凝固,谁能保证不会再有鲜血沾染。事发后,周宁警方紧急调集了近百名民警、武警等,对这座方圆10多公里的深山展开地毯式的搜索,连续奋战120小时后,犯罪嫌疑人落。 昨日从周宁县警方获悉,犯罪嫌疑人即将被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偏僻山村的血案 周宁县七步镇苏家山村,这是一个距离周宁城关20余公里的偏远山村。10月12日下午5时,一起血案在这里发生。 该村一村民回忆,村民苏某基冲到邻居苏某妹家,两人争吵着,不一会儿,苏某基就冲入苏某妹的厨房,操起一把杀猪刀,一番言语争执过后,苏某基朝苏某妹的头部一阵猛砍,顷刻间,苏某妹就被砍倒在地。 苏某妹的妻子和父亲在一旁,见状就跑去劝阻,但此时杀红了眼的苏某基,似乎已丧失了人性,手中的刀疯狂地砍向三人。转眼间,苏某妹一家三口都被砍倒在血泊中。其间,一村民想去夺下苏某基手中的刀,结果也被砍了一刀。 苏某基迅速携刀逃往村后山林。 到达现场的七步派出所民警说,现场留着好几摊血。苏某妹的头部、颈部等处被连砍十余刀,颈动脉、气管被砍断,当场毙命。他的妻子、父亲也身中数十刀,伤势严重。民警随后将两名伤者送往县医院抢救。 “他满嘴都是酒味。”村民回忆说。近百警力围捕 案发后,周宁警方高度重视,局长张石全立即调集民警、武警官兵近百名,紧急赶赴现场,自己亲任总指挥,指令要全力擒拿犯罪嫌疑人。 警方在最短时间内,沿着苏家山村周边公路,在七步、象运、桐岔、闽东水电站、初处、梨坪等案犯潜逃必经路口布下十多个卡点,迅速形成一个以苏家山村为中心、方圆十多公里的包围圈。 与此同时,成立了十多支搜捕小分队,连夜沿着凶手可能逃跑的方向和藏匿的地点进行搜捕。宁德市公安局也迅速调来警犬协助抓捕。然而,通过彻夜搜查,未见案犯踪迹。 次日一早,紧急印制的1000多份协查通告很快发到周边村庄群众手中。七步镇政府也发动镇村干部、治安积极分子对周边各村进行布控…… 苏家山村地处偏远,东面与福安毗邻。这里方圆十几公里都是高山密林,坡陡谷深,地势非常复杂。 据目击者称,苏某基进了方圆十多公里的深山老林。他从小在农村长大,野外生存能力强,“即使让他在山上呆三四天,他也能活得好好的”,并且苏某基曾经放过牛,对周围地形相当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围捕队伍强大,但要在大山深处找到藏匿着的犯罪嫌疑人并非易事。撤明哨引“虎”下山 搜捕队伍首先要克服的是复杂的地势,一位参与搜捕的民警回忆起当时的一段危险经历:那天,他们一组6名民警到一处名叫寨顶岗的山上执行蹲守任务。这里是通往苏家山、象运、初处的重要路口,山上怪石嶙峋,山下悬崖峭壁。 民警说,“我们守在这里,如果有人从山上滚下石头,我们肯定没命。”没想到,据事后犯罪嫌疑人交代,他当时正藏在上面,见下面人多,所以他没有贸然行动。 几天下来,高强度的围捕工作考验着参战民警的体力和毅力。饿了,他们就啃啃方便面、光饼,实在困了,也只好在树林下、茶园中,大家轮流就地而卧。 秋天的山林,雾气浓,温差大,一到晚上,有的民警甚至穿上三件衣服,但仍然抵挡不住逼人的寒气。但是,凶手未归案,他们悬着的心一刻也放不下。 虽然苏某基暂时没能抓到,但搜捕队伍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种种迹象表明,案犯尚未逃出包围圈,但也未露面。但他手上带着那把刀,一日未归案,始终是个社会隐患,包围圈仍在持续着。 三天过去了,搜捕没有进展。专案指挥部认为,“犯罪嫌疑人还在包围圈内,他应该缺食物等,放他出来,实施抓捕。”当天,大规模的搜山行动被撤销,改为暗中蹲守。 这一招引“虎”出山果然有效。10月16日下午,该村就有一妇女在地里挖地瓜时碰见提着刀的苏某基,她说,对方还说“敢说出去,就砍死你”,吓得该妇女当即扔了地瓜跑回家。另有一村民反映,前一晚,放在家中桌上的两块中秋饼和煮熟的地瓜被盗,极有可能是苏某基所为。废弃猪圈内落 苏某基露面了!这对警方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事情。 警方综合他活动的范围,对其活动规律作出进一步判断:夜晚的山林,气温低,难以御寒,所以,他会趁天快黑时,逃到离村子较近的地方。这样可以比较容易找到食物,也容易找到遮风挡雨的地方。于是,警方决定除了继续加强山中各个暗哨的蹲守外,组织民警对山中的搭棚或废弃的房子进行重点搜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10月17日这天,终于成了犯罪嫌疑人终结潜藏的日子。而他最后的藏身地竟在一个废弃的猪圈内。 当天下午5时许,刑警大队长叶石发等4名民警来到距离苏家山村约4公里远的一个老区茶场宿舍附近进行搜查。这是一个平日无人居住的宿舍楼,后面有一废弃的猪圈。这几天,民警已多次“光顾”这里,对此非常熟悉。正当他们搜查到宿舍楼后面时,民警发现,附近一个废弃的猪圈内突然探出半个人头来。随着一声断喝:“警察!站起来!”4名民警迅速冲上去,并鸣枪警告。 果然是苏某基,他蜷缩在猪圈里。他身上仍带着那把杀猪刀,但面对荷枪实弹的民警,他举手投降。 此时,时针指向5时10分,距离案发整整120个小时。 五天“野人”生活 苏某基今年32岁,原本在村里开柴三机(一种农用车),他在归案后对自己涉嫌杀人一事供认不讳。据他交代,案发当天,他到七步镇玩骰子,但是运气不佳,身上带的几百元钱输个精光,郁闷之下,喝了不少白酒。 据许多村民反映,苏某基平时在村里因脾气不好,易动怒,被封了一个绰号“疯癫”,酗酒后经常无理取闹,而且动不动就找人打架,村里人都很怕他。 苏某基说,10月12日晚5时许,他回到家里,把买回来的猪肉交给妻子。“家里已经有肉了,又去买肉”,妻子嘟哝了几句,两人就发生争吵,苏某基怒气大发,拿起废弃的自制砂枪和小板凳将妻子一阵暴打…… 打完妻子,他又跑到隔壁受害人苏某妹家,据村民说,原先他们关系还很不错。按村里的辈份,苏某基还要管苏某妹叫“叔叔”。自从去年苏某妹买了一部柴三机后,两人在载客、运货、收购茶叶等问题上多次发生摩擦。 当天,苏某基砍倒苏某妹一家三口后,还扬言要把自己的妻子也杀了,其妻闻讯躲起来。随后,他又返回去,朝倒在地上的苏某妹的脖子又砍了一刀,然后跑进后山。 在看守所里,他回忆起自己在深山中的生活,他说,进了山后,酒也慢慢醒了,然后开始害怕,等到他想下山时,看到漫山遍野都是荷枪实弹的搜捕队伍,他越想越怕,索性躲在山里不出来。 他说,在山上呆的几天,他饿了就采山上的野果,找不到野果,他就去偷挖地瓜吃。 到最后,他饿得实在受不了时,被村民碰到,暴露了行踪并落。

鄂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马鞍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咸宁治疗性病方法
鄂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马鞍山治疗白斑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