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东北】分家产(剧本)

2019-09-13 03:1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剧情梗概:母亲下世后,弟兄四人为分家产,斤斤计较,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轮到分一台轧面机时互不相让,只好把轧面机拆下来分零件,让一位收废品的汉子捡了便宜……】
主要人物:大宝、二宝、三宝、四宝——弟兄四人;
汉子——收废品的。

(第一场)
大宝身穿孝服,站在小院中间沙哑着声音喊:“二宝、三宝、四宝,到屋里来,开个家庭会。”
二宝也是一身孝服,匆匆赶来,问:“大……大哥,是不是也喊……喊上大……大姨、二姑、大……大舅、三伯、大……大表哥、二表姐……大姑夫、三姨夫、伯……伯母、三姐夫、二……二表嫂?”
大宝说:“又不是开三级扩大会议,喊那么多人干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你想让外人知道咱家的方针政策啊?”
三宝穿着孝服匆匆赶来,问:“是不是让我大嫂、二嫂、我老婆和老四媳妇一起来?”
大宝说:“谁同意让她们来参政议政?你还嫌家里不够乱,让她们来干什么?吵吵咧咧,唇枪舌剑,球事办不成,却把脑袋吵大了。”
四宝身穿孝服赶来,问:“是不是让侄儿侄女也来这里体验体验生活?”
大宝说:“你以为是要举办文艺联欢会啊?小孩子家懂什么,让他们来看咱们演戏啊?告诉你们,咱这是家庭事务,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就咱四个弟兄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商量商量妈的遗产该怎么分!都进屋去!”

(第二场)
屋里,大宝和三宝坐着,二宝和四宝站着。
大宝咳了两声,开始说:“幸亏咱们没在亲戚朋友面前说外话,不然可就丢大人了。”
二宝说:“都怨你,你……你给咱妈挑……挑过水吗?你这个头没带……带好。”
三宝说:“二哥别说别人,你给咱妈送过柴吗?咱妈吃的、喝的、穿的、住的,你过问过吗?”
四宝说:“我都懒得说你们,你们几个当哥的,谁给妈看过病,谁给妈端过茶递过水呢?”
大宝、二宝、三宝同时攻击:“老四,你拖欠妈的五块钱养老金我们还在记着呢!”
弟兄四人开始争吵起来,一个个气宇轩昂,脸红脖子粗,屋里云雾缭绕,乱糟糟的。
大宝使劲拍了拍桌子,说:“以往的既往不咎了,再说多了也没用了,咱妈的丧事说光彩也光彩,说窝囊也窝囊,生前她一个人独来独往,吃住咱们几个当儿子的都没操心,甚至她是什么时候咽气的,得了什么病,咱们都不知道,说出去咱们脸上都无光,好在是咱们把她的丧事办得体体面面,多少给咱们挣回了点面子……”
二宝说:“闲话少……少说,言归……归正传,主要内……内容是什么,你直截了……了当就传……传达吧,我们遵照执……执行就得了!”
大宝说:“你们信任我,让我记账,说明我还是你们眼中的大哥,现在我宣布咱妈这场丧事总共花费是八千零三元,咱们弟兄四人每人平摊二千零七毛五分钱……”
二宝说:“大……大哥,那五分钱怎……怎么算?”
三宝说:“十个弟没有一个哥大,我要是当哥的,五分钱就算到我头上。”
四宝说:“三哥的话是金石玉言,我举双手赞成!”
二宝说:“如此说……说来,我也是当……当弟的,有大……大哥在,我永……永远是小的。”
大宝说:“那当大的合该让你们宰来宰去?算了,你们三个的五分钱统统算到我头上,我包涵,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传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

(第三场)
屋里,大宝和三宝吸着烟,二宝在啃一根黄瓜,四宝看一份账单。
大宝咳了两声,开始说:“咱妈这场丧事总共收入礼金是三万二千元……”
二宝说:“这礼……礼金不……不能平分,我媳妇的娘家亲……亲戚多,礼金也多……”三宝、四宝大喊:“平分,平分!”
大宝不得不敲了敲桌子,一锤定音:“各人媳妇娘家的礼金归各家,咱父亲下世的时候就出现过这个问题,那时你们就吵来吵去,是咱妈做主才这样定的规矩。”
二宝说:“还是大哥记……记性好!”
三宝、四宝相互看了一眼,不吱声了。
沉默之后,三宝说:“我的朋友多,礼金也多,属于我朋友的礼金应归我。”
四宝说:“大哥,你把账本拿出来,现在当面鼓对面锣确认一下谁是谁的朋友。”
二宝说:“我没意见!”

(第四场)
弟兄四人围在一起看礼单本,大宝手拿一支笔。
大宝干咳两声,说:“这张玉乐是谁的朋友?”
三宝说:“那是我表妹的老公的姨家表姐夫,大哥你是知道的,他的礼金应该归我!”
四宝说:“你想的真美,张玉乐是我的朋友,他送妹子出阁我还去随过礼,这事二哥知道,礼金应该归我!”
二宝说:“按……按我说,礼金你们两个平……平分!”
大宝说:“我赞成老二的意见。下一个,刘玉春。”
二宝说:“刘玉春是……是我的朋友,礼……礼金归我!”
三宝说:“刘玉春是我的朋友,礼金归我!”
四宝起哄:“刘玉春是我的朋友,归我!”
大宝说:“刘玉春也是我的朋友,算了,别争了,刘玉春的礼金平分。下一个……”
二宝、三宝、四宝开始乱嚷:“张富贵是我的朋友!”“李连生是我的朋友!”“严国奋是我的朋友!”“马亭亭是我的朋友!”
吵闹声迭起,不绝于耳。

(第五场)
屋内,弟兄四人,乱嚷嚷的。
大宝使劲拍桌子,终于静了下来。
大宝说:“经过民主讨论,现在我宣布礼金的分法:咱妈这场丧事总共收入礼金是三万二千元,除去个人媳妇娘家亲戚,除去各人的朋友归各人外,还剩下一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元属于老亲的,平分到每个人头上是三千三百三十三元二角五分。”
二宝说:“不对呀,现在随礼都……都是拿整数,谁还还拿……拿三十三元这样的零……零头钱?”
三宝、四宝同时说:“大哥,该不是你攒体己了吧?”
大宝说:“谁攒体己谁是王八蛋!老三你忘了,待客时没烟了,你从礼金中取了100元,买了两盒烟,花了20元,老四去拿酱油,花了20元,老二你忘了,你手上弄个窟窿,你去卫生所包扎,花了三十七元?”
二宝说:“大……大家看,现在只有角……角币没有分币了,那五……五分钱怎么算?”
四宝说:“十个弟没有一个哥大,我要是当哥的,那五分钱我就不要。”
三宝说:“小宝的话响当当的,我一万个赞成!”
二宝说:“如此说……说来,我也是当……当弟的,有大……大哥在,我永……永远是小的。”
大宝说:“那当大的合该让你们宰来宰去?算了,我包涵,我给你们三个都补齐一毛,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传出去也不怕让人笑话。”

(第六场)
屋里,弟兄四人。
大宝问:“妈的东西怎么分?”
二宝说:“爹有四……四个碗,一人一……一个。”
三宝说:“那怎么成?碗有大有小。”
四宝说:“就是,质量也有好有害,我建议,把妈一切东西搭配着贴上标签,抓阄。”
三宝说:“我也同意老四的意见,搭配,抓阄!”
二宝说:“遵……遵照执行,抓……抓阄!”

(第七场)
抓阄下场,忙忙碌碌的场面,然后是来来往往搬运自己的东西,老二和老三碰撞,老大跌倒,老四撞墙。吵吵咧咧,互不相让,啼笑皆非。

(第八场)
空荡荡的屋子内,弟兄四人。
大宝说:“妈的东西都分下去了,大家看还有什么意见?”
三宝说:“都在场,有话咱说在当面,别背后嘀嘀咕咕让外人笑话!”
四宝说:“就是,都看看还有什么遗漏没有?谁要背后瞎嘀咕,让他烂舌头!”
二宝说:“兄弟们,妈……妈还有一台轧……轧面机没分,怎么办?”
三宝说:“是啊,还有一台轧面机,刚才忘了分了。依我看卖了,分钱!”
大宝说:“咱妈当年靠捡破烂卖了三百六十块钱,狠狠心买了这台轧面机,现在谁去卖?还能按原价卖出去吗?”
二宝说:“我也不……不同意卖,像这种笨……笨式的轧面机早……早就过时了,谁……谁要?”
四宝说:“大家要没意见的话,这轧面机送给我吧?”
大宝、二宝、三宝异口同声:“凭啥?”
四宝说:“十个弟没有一个哥大,我是老小。”
大宝说:“咱妈的奶水你少喝一口了?”
二宝说:“你成……成家,问咱……咱妈要了多少,还在还好……好意思说?”
三宝说:“咱妈给你看孩子、打扫院子,你给了他多少养老钱?我看这轧面机归我最合适!”
大宝、二宝、三宝异口同声:“凭啥?”
接着弟兄几人吵了起来,吵得面红耳赤,吵得天旋地转,最后大宝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吼道:“够了,这成何体统?难道能把轧面机拆了分下去才算公平?”
二宝:“你早……早这样决策,何……何至于这样让弟……弟兄们伤……伤了和气?”
三宝:“你早这样决定,问题不早就解决了,拆了分!”
四宝:“大哥,你咋不早说呢,把轧面机拆了,分成四份,贴上标签,抓阄!”

(第九场)
弟兄四人下螺丝,拆轧面机,贴标签,抓阄,忙忙碌碌。

(第十场)
汉子推三轮车上,边走边喊:“收废品喽,收废品喽!”
四宝喊汉子到家,卖废铁,讨价还价,汉子对轧面机零件过秤,算账。
汉子说:“一共九斤二两铁,每斤废铁八角,一共七块三毛六,一共是七块四,给你十块,找我两块六。”
四宝说:“七块五,好找钱!”
三宝喊汉子到家卖废铁,讨价还价,汉子对轧面机零件过秤,算账。
二宝喊汉子到家卖废铁,讨价还价,汉子对轧面机零件过秤,算账。
汉子说:“一共十斤四两铁,每斤八角,一共八块三毛二,给你八块三。”
二宝数着钱说:“你还短……短我二分钱。”
汉子说:“现在没有二分钱。”
二宝说:“那你不会给我添……添成一毛?”
汉子摆摆头说:“好,好,依你!”
大宝喊汉子到家卖废铁,讨价还价,汉子对轧面机零件过秤,算账。
汉子说:“一共十一斤半铁,每斤八角,总共九块二,你数数。”
大宝问:“师傅,今天几家卖铁的?”
汉子说:“连你家一共四家。”
大宝问:“谁家卖的最多?”
汉子说:“数你家卖的最多。”
大宝自言自语说:“看来没吃亏?二宝、三宝、四宝你们三个看看,还是老姜辣!”
汉子开始收拾东西,大宝客气地对汉子说:“到家歇歇?”
汉子说:“不了,谢谢,我得赶紧回家,改装轧面机去!收废品喽!”

(第十一场)
结尾曲。演员表。

共 7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分家产】身披重孝的兄弟四人,为了老母亲所谓的财产吵得脸红脖子粗,吵得屋里云雾缭绕,不可开交。老人家临走之际,兄弟四人都不在身边,老人何时生的病,几时咽的气,他们都不知道。然而在老人尸骨未寒之际,他们却吵吵嚷嚷地分起了财产。先分了礼金,又分了老母亲的家什,最后剩下一台轧面机,却分不明白了。吵嚷过后把轧面机拆了卖废品平分,却成全了收废品的汉子。故事描写细腻,文笔简洁有力,人物刻画鲜明,从不同层面上反映了社会上一些人思想意识的猥琐与狭隘,视钱财如命,放亲情于不顾的小市民意识。欣赏佳作!感谢支持东北风情!问候作者!倾情推荐!【东北风情编辑:彧儿】
1 楼 文友: 201 -07-2 09:52:09 感谢您支持东北风情!问好作者!期待更多好作品!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8-06 2 :4 : 6 谢谢你的玉评!
2 楼 文友: 201 -07-2 10:15:5 细细地品读了一遍,写得非常热闹。这哥几,看似和平,把家当分得非常清楚,其实骨子里都是小市民意识。文中开头就交待了兄弟几个对母亲的态度,后面全文写的是分家财,从字里行间让人看得出,个个为小利而计较。写得非常好,人物个性显明突出,把人的正常图利不认亲的心态写了出来。老大虽然处处以五分钱他出,五分钱他不要等等,但他始终维护自己老大的高大形象,给人一个真实的典型的分家财的情景。读后感想颇多。 处处与人为善,时时修身养性,伸手相助需助之人,不逞强,莫逞一时口舌之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7-25 06:11:04 谢谢朋友的厚赞!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7-25 06:12:05 谢谢,送情送爽送问候!
 楼 文友: 201 -07-25 06:10: 8 谢谢你的玉评! 李春胜,教师
4 楼 文友: 201 -07-25 16: :54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亲情在金钱的挑拨下荡然无存! 我看江山多妩媚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7-26 22:58: 8 谢谢你的参与,敬茶!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宝宝上火
威门热淋清颗粒哪里有售
分享到: